June 22, 2009

葬礼

刚从槟城回来,参加了三伯的葬礼。星期六早上五点到达后,休息了一下,就换上白衣,走去对面家出席三伯的葬礼。今天,是他安息的日子。三伯给我印象是我很少接触的人。因为我小时,他常常赌博欠债,爸爸常常就是那个收拾烂摊子的人。可是,我知道他的女儿长大后,他也很少去赌博,也有固定的工作。我们也为他的改变感到安慰。

记得我最后一次见他是在年初三在泰国合艾。他一个人去旅行。遇见他是在一间茶室,刚好我跟家人也在吃午餐。他一个人坐在角落头默默地在吃东西。他临走前还跟我们付了午餐的钱,看着他我觉得怪怪的,又看着爸爸没有出声的样子,只有妈妈跟三伯道谢。我们这几个只是静静地低着头不敢说话,怕踩到地雷。那次,是我三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请我们吃饭。

星期五早上,哥哥打电话给我,跟我说三伯去世了,因为中风而脑死,享年57岁。听到后,我又打电话给妈妈确定消息。妈妈跟我说是真的,遗体会在今早载回家,他们正在忙着处理葬礼,一切都很乱,大家在没有心理准备下,就去世了。

葬礼里,有小姑的哭声,有婆婆的咒骂声,每个人都很复杂的,看见三伯的女儿们很坚强地在处理事情,可能她们的眼泪也哭干了吧。。。。其中,爸爸的表情最为复杂,我知道他也很伤心,只是他不能表达出来。明天的父亲节对三伯的女儿来说将会是一个难过的日子,一个没有爸爸的父亲节。安息吧,三伯!愿主保守你的家人!

那次的泰国合艾之后,我就没有再看到我的三伯了。我有点伤心及遗憾,如果我可以把救恩带到这家庭,那我就不会有遗憾,但一切太迟了。参加了三伯的葬礼,让我看到我家人对救恩的需要。看见那失散的灵魂,我开始祷告天父怜悯我的家人,让天父的救恩可以临到这个家庭,在一切还来得及的时候。祷告天父,愿天父带领我,使用我的生命来做一个美好的见证来祝福这个家庭。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