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17, 2009

恩典之旅 - Day 3 (宰族家庭探访)

***28/09/2009***
**Day 3**



啦。。。啦。。。啦。。。
出发咯!今天的天气很好!
天空蓝蓝的!
这样的天气绝对是最好的时机去探访白夷村!



走到一半学生仔说不舒服,因为他感冒了!
难怪今天早上看到他鼻子红红的!
又静静地在一旁不出声!

最后,我们叫他回去,
免得我们爬山的时候,他吃不消。
我知道他很想跟我们去,
可是,如果身体又软弱就要休息。
因为,我们的短宣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晏牧师,今天我们要走这个路吗?



还是这一条路?



噢!原来我们要走这样的路!
这条是Short Cut去宰族的家。
没有路灯,他们晚上怎么回家啊?
而且,昨晚还下雨山路很滑!

过桥的时候,我像螃蟹一样横行,
因为,只是一根木材,
我不知道怎么过!
牧师跟转道们都在笑我。
因为,我的样子很滑稽!
哈!哈!不好意思!

晏牧师说要走这样的路的秘诀是
不要犹豫脚要怎么踏下去,
脚步要快,准,狠!
不然,就会滑倒。

要爬这路,很恐怖又没有扶手!
志连在我的后面怕我滑下来,
最后,她忍不住了要帮我拿水罐,
因为,我带太多equipments 不太方便爬山。
哈!哈!不好意思!

后来,远在前头的晏牧师也忍不住下来牵我。
因为,我的爬太慢了拖累其他在后面的人。
我爬太慢,脚很容易滑下去。
哈!哈!不好意思!



爬到山上的时候,看到的是这个景观!
绿油油的。。。很美!
美到暴血管!
(我借用了王爷的名句)



每一条路的形成是宰族日夜累积的脚步。
但天堂的路是白白的救恩,是我们日夜累积的信心。



爬到一半的时候,我们停下很好奇。
我在跟晏牧师研究这个伸长在竹子的野姑可不可以吃。
最近,晏师母长煮野姑给我们吃。
我也渐渐地爱上野姑。
但,结果我们的判断是不可以吃的,
不然,这些野姑早就被宰族吃光光了!



宰族的家是高脚屋,用木柱撑着,墙壁是竹片。

**傻傻的秘书要讲故事咯!**

宰族其实是白夷族的一族。
就像我们华人有福建人,潮州人,客家人,广东人,等等。。。
白夷族也一样有很多族,每一族可以从最普遍的服装来辨别。

为什么白夷村在山上呢?
因为呀,苗族霸完了陆地。
在很久很久以前,当苗族“移民”来这里的时候,
因为,苗族的团体很大,所以,就霸占了陆地。
后面来的白夷族只好住在山上,
再加上白夷族人少就输了。。。没便啦。。。
将就一下免得伤和气啦!

就这样,我就推测。。。
因为白夷族是住在高山,因为山形的关系,
所以,他们的屋子都是高脚屋。

晏牧师对白夷族说他在今年7月来第一次来马来西亚的时候,
他看到越有钱的人住得越高,
没钱的人就住在地面上。

因为比起苗族,白夷族是比较贫穷的一族,
今年的白夷族米粮,每一家都是不足够的。
所以,当他们听到牧师这样讲的时候,
大家都很开心!



看到宰族做一种叫哮豆饼的东西。
宰族以前常常打战,所以当丈夫要去打战时,
妻子就会把黄豆放在罐子里发哮,
然后,发哮的黄豆就会放在图里的木材这样椎,
然后,做成圆形的饼晒干。
妻子一定要好好地弄一个,
因为,这可能是最后一个。

丈夫在打战的时候,
每一餐也会乜一点哮豆饼参在菜中一起吃。
因为,这样有家里的味道。
这是思恋家的味道。

当我可爱的鼻子去嗅那个哮豆时,
那个味道简直是难以形容,心情很复杂。
嗅到的时候,我全身为之一阵!

如果,要我形容的话,
就像韩国人第一次嗅到马来西亚的榴莲味那样咯!
味道很重,果然是有思恋家的味道!

对白夷族来说,哮豆饼是他们的ajinomoto。
每一餐都会有哮豆饼。

*****为什么小学的老师没有选我代表讲故事比赛?我讲故事的能力也不差呀!*****




宰族的厨房,是在屋处的左边。



泰皇跟白夷族的神坛,就在床的上面。
与皇神同睡?
顺带一提,白夷族也是佛教徒,
我们去探访的那一天,刚好神庙里有event,
所以,白夷村里很静。
大家都去庙里膜拜了。



这是衣囊的家,衣囊今年的米粮收入也不足够。
衣囊在建教会的时候,
他也有帮忙出一份力,也顺便赚一点收入。
牧师也是在那时候认识衣囊的。



只有我敢坐在上面,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我轻嘛!哈!哈!
Chee Fai 不敢上去坐因为把撞断人家的柱子,他太高了啦!



简单的防范措施,对他们来说已经很足够了。
哪像我们装了alarm,请埋security 也没用,照样进!



孩子一号



孩子二号-苏拉萨

他也生病了,牧师说他已经很久没上学校了。
我们为他 atitan(祷告)希望他可以赶快好起来。
苏拉萨也是在助学金下接受教育的孩子。



苏拉萨那黑黑的脚趾,
我很想帮他洗干净!



猜看是什么?
是白夷族的山神。



好热哦!可是,山上风真的很凉快!



下山的时候,经过这一家很“得意”哦!
当时,我看到的景观,真的美到暴血管!
(我又借用了王爷的名句)
好像 miniature,很小间的屋子。



Hello,有人在家吗?
有的家我们还要很谦卑的进屋子。
要鞠躬才能进去。
Chee Fai 就不能进去咯!
能进的话,我们也怕他帮人家的屋顶钻洞!



离开前,看见这些放在高高的地方晒的东西。
有花生,红红的是牛肉,黑黑毛毛的是牛耳。
突然,想到牛耳?他们割掉牛的耳朵,
那只牛嘛没有耳朵咯!
脑海一直想像着一只没有耳朵的牛在吃草!
很怪叻!



今天的家庭探访,没什么。
因为宰族都去庙了。
下山的时候,刚好经过村长的家就进去拜访咯!
村长是王家,看见王公公(村长的爸爸)在摩刀子。
他跟我们说苗族的用具都是自己做的。
如刀子,种稻的用具,镰刀,等等。。。

过后,晏牧师说王公公很会吹苗族的芦笙。
王公公告诉我们苗族新年的时候,
或有人去世的时候才会吹芦笙。

公公现场吹了一个悲哀的芦笙,给我们听。
芦笙的声音,真的很悲哀。

公公说苗族在人去世的时候吹芦笙是要靠着芦笙的声音,
把往生者的魂送回云南的家乡。

公公说苗族人只有死的时候才会回到自己的家乡。
那时,我很想跟公公说我们现在有Air Asia随时可以回家。

大家还记得那个百岁的奶奶吗?
王公公是奶奶的儿子叻!^^



回到教会,因为时间还早。
所以,晏牧师建议带我们去突击阿卡村!
反正,离午餐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

我们坐晏牧师的4WD去咯!
刚好下雨,路变得很难走,好刺激!
一路上有很美的风景,有稻田,玉蜀黍。。。
上帝真的是赐福给这片土地。
很美。。。很美。。。

当我们在感叹美丽的风景的时候,
突然间有一团黑色的东西喷过!

我大叫:“牧师!我们撞到飞鸡了!”
牧师及时刹车!
看到那只鸡没事,我们才继续上路。
一路上,赵传道一直很吃力地在笑我!
Aiyor,我们真的是撞到飞着的鸡,我没错啊!



经过一些烂泥路,牧师的技术超好!
四粒轮在烂泥滚着很好玩!

好不容易,我们到了戈传道的家,
刚好下雨,阿卡队也在戈传道的家叹水果。
这是戈传道种的爱情果,
酸到。。。

我看着满街跑的无毛黑鸡时,想起我们撞到的飞鸡。
关师母跟我说,他很佩服戈传道!
她说第一天在山下的时候,
她很奇怪为什么戈传道一直看着那只鸡,还叫鸡!
戈传道回答她说“那是我养的鸡啦!”
他竟然认得他家养的鸡!

我长大眼睛看着每一只经过的鸡,
很担白的讲,每一只鸡没有分别!
这里的鸡都是没有毛的,黑黑的山鸡。
戈传道还可以分得出哪一只是他养的!!
果然,我的牧人认得我的声音!

还记得那首歌吗?

轻轻听,我要轻轻听
我的牧人认得我声音....
lalala.......



Spot 到一个阿卡族!



阿卡的屋子上面有一个X。
很容易辨认那就是阿卡屋!



咚!咚!咚!要聚会咯!
这是阿卡教会的锺!
人家几环保!



Halo!导游,你的家庭探访还没结束叻!
在偷懒哦!


(左起:晏牧师,关牧师,我,关师母,皇太后,王爷,赵传道,戈传道,导游)

阿卡教会,建好了!
可是,教会暂时没钱装修,
只好将就一下先用啦!

在那时,我很想跟戈传道说
马来西亚也有一间有名的大学,
建好了,可是还没有装修就教课了。
而且,教了几十年到现在都还有没装修好!
我也是从那间大学出来的!

*********************************************************

今天,上帝没有给我什么功课,
有的是发生了一大堆很搞笑的事在我身上!
害到晏牧师跟赵传道一直笑到很吃力!

**********************************************************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