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12, 2009

恩典之旅- 最后一天的苗族家庭聚会

30/08/2009

~最后一天了~
~苗族家庭聚会~

今天,主日崇拜后,
晏师母为我们准备了丰富的告别午餐。
其中有野生当归汤。。。
我喝了很多碗当归汤。
喝完汤过后觉得有点 steam steam 的感觉。

感谢师母,为了我们特地从满星叠(山脚下)
上来为了要为我们准备每一餐,她怕我们吃不惯。
她也放下了在满星叠的牛肉面生意,
为我们煮了五天的食物。

师母也因为有哮喘病,所以,不适合在山上寒冷的苗村居住。
在我们短宣的期间,师母的哮喘病还一度发作!
看着她脸色苍白的样子,让我觉得很不舍。

虽然,师母在满星叠做生意,
然而,她并没有放弃上帝所托付的事工。
师母说明年她与晏牧师会在满星叠开始新的事工,
他们会把店面改造成事工中心。
在满星叠这个地方为主发光发热!

晏牧师花了六年在苗村建立教会,
从一间用茅草做的九家教会,
到一间水泥钢做的教会+学校。

现在苗村里的事工也渐渐地可以交由赵传道独立负责。
所以,晏牧师与师母打算明年在满星叠开始新的事工
及继续建立更多的教会学校,
让更多的族人小孩有教育的机会及认识耶稣。



这次,我们在王东升的家聚会。
这次,有三十多个苗族在我们当中,
把整间原本就很小的房子挤满了,
从屋里到屋外,屋前到屋后。






在一个很简陋的家。
就在他们的厨房,他们的睡房,他们的客厅聚会。
在虹泥上铺上帆布,
一个很简陋的地方,
他们只想单单地来敬拜赞美上帝。
来聆听他的话语。



学生仔的分享见证



在苗村的四天三夜的恩典之旅,
随着苗族的家庭聚会后,
也画上完美的句号!

这几天,我开始反思自己一路走来,
从01/01/2005
在大学从认识耶稣到接受耶稣坐我生命的救主,
与一班不怕死的弟兄姐妹去短宣。

那颗燃烧自己照亮别人的心,
那颗火热的心,
在自己踏入工作的岗位开始,
我的心就慢慢地冷却了下来,
剩下的只有一点点的微光。

渐渐地我开始怀疑上帝对我的计划。
上帝要我在职场上为他做些什么?

我很努力地为他做美好的见证。
当自己有软弱时,
我也会很压力,
我也会发脾气,
我也会盖人家的电话,
我也会一整天脸黑黑,
我也会觉得这个人怎么可以那么的不可理喻!
我也常常会觉得独自一人。

每天,不变的工作生活,
每天,一朝醒来会问自己:
“我今天要做OT吗?”
我不懂。

“我今天要作什么?”
我不懂。

唯一我懂的是我今天有没有开会。
我的一天忙不忙,做不做OT,
我不知道,
只有老板知道。
自己没有了时间的控制权。
唯一能知道的是我要24 小时
都在备战的状态 (standby mode)。

一日复一日,
三年的职场生活,
我开始问上帝,
我开始怀疑上帝,
我开始质问上帝
“这就是你的计划吗?”
我对上帝的视线开始模糊不清了。。。

这四天三夜的短宣,
上帝让我在繁忙的工作里,
放慢了自己的脚步,
从上帝的那里从新出发。

上帝透过每日的早上灵修,
晚上的小组分享,
同工们热心的服侍,
还有晚上的个人静息的时间
他亲自的向孩子说话了。。。

我不能说上帝在短短的四天三夜的短宣,
就回答我了我心中的每一个问题。
可是,上帝是一切的主宰。
每一个问题的答案,
上帝有他的时间来回答。

记得在第一天的灵修读到
创世记39:1-6后,

牧师,问我们身边的朋友,同事,老板及家人,
有没有因为我的关系也蒙受上帝的祝福呢?
讲真这一个问题真的问倒我了!

我开始反思身为一个秘书,我的老板需要我加班的时候,
我是不是用一个愿意加班的心去工作呢?

身为一个同事,别的同事需要工作上的鼓励时,
我有没有给他支持?

身为一个基督徒,弟兄姐妹在灵命上软弱时,
我有没有鼓励他?

身为一个女儿,我有没有孝顺父母?
常常跟他们联络?

是的!我欠了他们福音的债。
这次的短宣后,我开始祷告上帝,
“上帝啊!我的信心很微小,
请您给我踏出一步的信心!


上帝,我会耐心地等待您的答案。。。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