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0, 2009

恩典之旅- 吃,喝,玩,乐 (part 4)

在 mae shai 过了一夜,
在酒店吃了一餐淡淡的粥。
我实在是很不舒服!
一直发高烧!
CF昨晚去了药店,帮我买退热贴。
希望可以把体温降低。
继续下一个地点Mae Hong Son- 寻找他族



给了每人800bhat,我们就进山去参观族人。
顺便介绍一下, 这里的族人有苗族,
阿卡族,利书族,长耳族还有长颈族。
大家住在这里的文化村。
他们就像动物园里的动物,关在这里,
在这里生活他们没有得下山。
我们的入门票就是他们的生活上的供应。



~阿卡族的头饰~

我们每参观一个族村。
族人会跳一支代表他们民族的舞蹈。

注意:当他们跳完后,会要求我们给donations。
我们好奇,因为我们已经给了入门票了!
民族的舞蹈表演,应该也包括在里面啊!
过后,他们有做一些饰品来卖。
我买了阿卡族的包包。



~利书族~

我们参观苗族和阿卡族后,去利书族那里。
看见他们的手工艺品,有点像阿卡族。
问了后,利书族说是阿卡族跟利书族买了在转卖给游客。
听到我也头晕!到底谁将真,谁讲假?

最后,我们没有跟利书族买。
他们的手工艺品很美,但价钱也不便宜。
而且,他们很乱叻!



哈!哈!终于找到长颈族了!
隔壁的阿妈经常会在电视节目看见她。

长颈族会织围巾来卖。
可是,还是要长大眼睛看哦!
因为,有些围巾是他们买回来卖的。
我在清迈看到街边的很多围巾很像长颈族摆卖的一样哦!

要买就要看清楚哪个是他们的亲手织的围巾。
导游有买,大概一条是200 bhat。
而且,虽然她们讲是不二价。
因为没有游客,所以降价!





~她们颈环的standard size 大概要3kg。~

我们离开长颈族前,看见一些长颈族的男孩。
Sorry, 他们是不用戴颈环的,只有女孩才要戴。
看见那些丈夫只是躺在屋外懒懒地在那里吸烟。
原来,只有女的才要工作!
听师母说这些族人要保护自己的族,
所以他们的婚姻完全局限在部落内部!

因为,我们看着地图走,错过了长耳族。
懒惰走回去,就回去跟牧师他们集合。

牧师,师母和皇太后已经来了N 次。
所以,他们就在入口处叹茶。

听师母说我们进去后只有两个游客来过。
那唯一一个工作人员看见师母他们不打算进去,
就主动offer 300 bhat 一个人。
师母说她来了很多次了,所以,不要进。
那人说竟然来过那就免费进吧!
哇!我听到后差点晕倒!
我们给了800 bhat 叻!
快气死了!

可是,值得我赞美上帝的是
我们看到有些族人的家中挂着十架!
问起的时候,原来他们都信主了!

就这样,拿着拐杖,发着高烧,
一步步拐上去,看见了奇异的族人。
************************ 知多点 **************************

  克扬族人在缅甸东部生活了几个世纪。
1948年他们遭到若开族人的侵略和压迫,不得不逃往异乡。
目前他们虽然住在泰国北部的难民营里,
但仍在努力保持本民族的语言和传统。
让女人在脖子上戴上铜项圈就是克扬族的典型习俗。

  有些人说克扬族女人这样打扮是为了使自己看起来像长颈龙,
这种龙被克扬族人视为天地万物之父。
另一些人则说这种怪异的装扮是为了吓跑在森林里转来转去的饥饿的老虎。
还有人说克扬族男人是故意把他们妻子的脖子弄长的,
为的是不让她们被敌对部族掳走。

  还有一种说法是,这种装束是男权主义思想遗留下来的,
因为男人只消取下一只铜圈,就可以立刻轻而易举地杀死他的妻子。
不过多数人都认为这种说法不对。
如今克扬族人生活在母系社会中,没有人再去探究这种习俗的由来,
因为人们已主要把这看成是美丽与财富的象征。
也正是为了这个原因,克扬族人继续在小女孩年满5岁时开始为她们戴上铜项圈。

  这个过程并不复杂。女孩接受了几个小时的推拿按摩之后,
就有精通此道的人在她脖子上缠上铜圈,
铜线截面直径可达1.5厘米。
这个仪式完成后,女孩的家人要请全村人一起来热闹庆祝一番。
此后的几个月里,女孩要一直戴着那些铜圈,
静待脖子发生变化等脖子适应了这些铜圈后,
就要把它们换成更紧的铜项圈,而且要多加上几只。
克扬族女人最多可以戴25只铜项圈,重量在5公斤到10公斤之间。
这些铜项圈可以借助锁骨的支撑来拉长脖子,
直到女孩长到青春期、身体完全定型为止。

  克扬族女人认为这种习俗完全可以接受。
“一开始是又疼又重,不过最后总能适应。”
莫波说,“最苦的是在天热的时候,铜圈热得烫人。”
这种时候她们只有到河水里泡一泡,才能给铜圈降降温。
假如不这样做,即使天气凉快下来,
被阳光烤热的铜圈仍会把一阵阵热浪传到全身。

  克扬族女人这种奇特的装饰物吸引了好奇的欧洲游客。
每年从11月到第二年的2月,
天天都有大约200名游客来到泰国当局为克扬族人设立的难民营参观。
在距泰缅边界只有几公里的夜丰颂省,游客要进入难民营每人需缴35法郎。

  从游客那里收取参观费是目前这些克扬族人惟一的经济来源,
但他们只能拿到总钱数的一半,其余的都落入了泰国人的腰包。
这对泰方来说是一笔大有油水可捞的生意,
1997年他们甚至强行把一些克扬族妇女带到泰国北部的帕尧难民营去展览。

(文载:cruel vs beauty)
************************************************************
~后记~

在网上寻找资料时,
才发现原来泰国的长颈族有着不为人知的一面,
看来我们不应该到这个地方。。
族人们都已成为了他们的赚钱工具。。
原神看顾这班族人。。。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