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13, 2014

信心的拉锯赛


2012年,那年的圣诞节,
持续一个星期发烧不退,
又是筹备圣诞节目,
在庆祝会完毕后,我当场就"卦"了。
那年的圣诞节,
上帝祝福我们一个好的消息。


8月2013年,
宝宝已经"逾期逗留了"一个星期,
在医生建议下,只好催生,
经历了11个小时的阵痛,医生宣告催生失败,
为了保住肚里的宝宝祷告后我们同意剖腹产。

推入手术室前,
原本想好戏里的对白要对CF说
"如果两个要选一个时,一定要选宝宝!"
可是,那時候我竟然痛到把對白忘了啦!

CF亲我一下后, 就只有我一个人靠着神的力量支撑住.
当医师为我打入麻醉剂后, 
医生开始挥刀往我的肚皮划下!

我的身体对麻醉药过敏, 开始发抖,
眼珠不听使唤地360度不停地转动,
转到我天昏地暗,七上八下!
我不住地祷告让自己再撑多一下...

世界開始静了下来,
哇...世界是雪白色的....
时钟滴答,滴答,滴答响....
第一次,我觉得世界好安静...
(虽然眼前的一切还是不停地转动!)

突然!宝宝一声哄亮又吓死人的哭声,
打破了沉静的气氛,
他的聲音让我很确定自己还活着!

眼珠还在360度转动的我,
儿科医生抱宝宝抱给我看,
"太太,你的宝宝是男的,你看一下."

我用360度的眼珠看了一下,
"医生...我只看到他的大腿....
没有看到他的咕咕嘞~~"

医生:"哎呀!不好意思, 我把他转过来讓你看咕咕...“
看了孩子的咕咕后, 我仿佛往死阴的幽谷掉下去了...

等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 是被自己的打鼾声吵醒.
张开还在360度转动的眼珠....
感谢主,我們平安!

今天, 上帝送给了CF一份珍贵的生日礼物,
AA跟爸爸是同一天生日。
而我也开始踏上充满挑战的哺乳路程.... 


12月2013年
身为新手父母的我们,
一路上互相支持,
AA来到着美丽的世界已经四个月。

四个月后的一个星期,
AA开始在喂奶要进入沉睡的时刻,
都会出现点头的动作。
每天最少一次,每次维持十秒钟,
我们继续观察他的情況。

1月2014年
AA五个月,我们带他到医院打针,
跟医生提起AA喂奶点头的状况。
医生要我们录下他的状况
才能做正确的诊断。
他還說AA有可能是儿童癫痫症。

回家后,我们俩完全失去方向,
我们俩都不讲话, 只是紧紧地抱住AA。
因为害怕, 我们都没有勇气上网查询有关儿童癫痫症,
也不知道如何著手。

夜深, 每当孩子睡着的时候,
望着他,眼泪就会不经意地流下。
我们知道彼此伤心难过,
我们彼此选择了忽视对方,
也害怕承认自己信心的软弱。

29/1/2014
带着沉重的心情, 拿出搁置已久的圣经,
我本想打开,可是圣经的封面好像加了一把堅固的锁,
我的手放在圣经卻一直不打开。

我把聖經收起來,翻開灵命日粮。
我拿出刚收到的灵命日粮,
打开1/3/14的那一遍——"日出"
閱讀後,思想。

孩子出生后,我变得更忙碌,
回到工作岗位, 堆积如山的作业,
策划婚宴, 搬新家....

在生活中,
要扮演秘书,  妻子,母亲的角色, 
让我必须加快脚步,
我的心思意念早就被其它的事物所占据。

上帝藉着那遍的短文,
提醒了我少点仓促, 多点关注。

我开始祷告求神让我重整自己的步调,
让那奇妙的钥匙交给我,
解开我的捆锁, 使我自由。

一个月的时间,
我不断地重整, 放下...交托...
重整, 放下...交托...

心里平静后, 我与CF再次一起祷告.
(我们很久没有一起祷告了.)

我们承认自己信心的软弱,
如果这是神给我们的,我们唯有顺服接受,
并相信这一切都在神的掌管中。

2014年的农历新年,
一个星期的假期,
让我们终于成功的录下AA的状况.

2月2014年
今天, AA六个月,
我们约好儿童神经科医生,
医生看了录影后,不能诊断.
AA必须进行脑电图测试.

一个月里,
我被很多突发性的事,
精神已经被摧残得零零碎碎,
自己也没有太多的力气祷告...
心里也只能对神说:你是知道的。

来到今天, 我更是茫然,
为了要让AA自然入睡,
并可以达到深入睡眠的状态,
我们一直轮流逗他玩。

每次,轮到CF带他去玩的时候,
我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那里流泪祷告。

好不容易, AA累了, 
想睡了,想喝奶了.....

我们就把他带到病房.
服务人员帮他粘上仪器,
我便哺乳让他沉睡,
然后,开始记录他的脑电波。


看着AA头上黏满胶布的头,
我经历了一个母亲伤心决裂的心情...

测试完毕后,我们抱着复杂的心情等待.
一个小时, 又一个小时, 又一个小时过去....
对我来说每个等待的时间都是信心的拉锯赛,
我们都在辛苦地挣扎,
在縫中呼吸,等待....
心里纠结難受...

 我们彼此没有对话,
只是安静地等待...

下午, 报告结果出爐,
医生告诉我们AA并没有儿童癫痫症, 一切正常。
可能, 是因为他还小所以神经系统还没有成熟。
等他张大后, 点头的状况就会慢慢消失。

我们对望... 很久没能反应过来。
医生看着没反应的我们,
开声提醒我们现在的我们应该有的"开心"的反应。
这时候,我们俩才醒觉過來....

~回想~
当医生怀疑AA有儿童癫痫症时候,
我们也找上了牧师一家。
他们全家人坐在客厅, 
听我们倾诉就像家人一样。

我记得那天牧师说:
如果这是上帝所给的, 我们要顺服接受。
AA哪里有事, 我们就医那里。
要记得祂是上帝, 祂掌管一切。

感谢上帝透过这样的事, 透过牧师, 
透过身边的天使提醒了我们
——祂是掌管一切的上帝。

在每个生命的风暴中, 上帝是我们属灵力量的来源。
应许我们, 每个新的一天。

“那等候耶和华的必支取力量。
他们必如鹰展翅上鹏; 
他们奔跑却不困倦,行走却不疲乏。"

这信心之路, 原本就是崎岖不平的石头路,
正因为这样, 我们才会越走越扎实!

感恩!加油!

1 comment:

Helmut Dempewolf said...


Your style is so unique in comparison to other folks I have read stuff from. Many thanks for posting when you have the opportunity, Guess I'll just book mark this blog. all of craigslist